专业研讨

浅议“隔代探望权”的法律适用与执行

笔者简介:肖成律师,bet365足球正网平台_bet365官网客户端下载_bet365预测所商事诉讼代理专业团队骨干律师,擅长合同纠纷的代理。本文中涉及的案件是肖成律师实习期间参与代理的一起典型的家事案件

笔者最近参与代理了一件“隔代探望权”纠纷案件。

原告顾某为女孩汪某外祖母。汪某之母若干年前因意外离世,汪

某随其父在北京生活。顾某常年独居于外地,且与汪某父亲之间矛盾

较深。

自女儿去世后至今,数年中顾某极少见到外孙女汪某。为了探望

汪某,顾某几次与汪某父亲勾通但无果。最终,顾某对汪某父亲提起

了民事诉讼,请求人民法院支持她对外孙女的定期探望权。顾某希望

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权利。

立案后,本案法官与代理律师多次与双方当事人沟通,讲解现行

法律法规、以往案例,希望双方能够达成调解。正式开庭前,在法官

主持下,顾某亲赴北京与外孙女见面两次。最终,经过耐心工作,及

当事各方多次努力下,本案终以人民法院民事调解方式结案。调解结

果是:顾某原则上每年寒暑假各探望汪某一次,汪某父亲予以配合。

具体时间、地点和方式由双方协商。顾某保证在探望时不涉及汪某的身世和汪某父亲的家庭隐私,顾某尊重汪某父亲对汪某的抚养。

关于当前隔代探望权的法律依据和法律适用

就本案所参照的法律依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

十八条规定,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

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另外,依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婚

姻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参考意见》第九条,关于探望权特殊范围,

探望权原则上属于未直接抚养子女一方享有;享有探望权的一方因死

亡或丧失行为能力等情况无法行使探望权的,对孙子女、外孙子女有

抚养事实的祖父母、外祖父母请求单独行使探望权的,人民法院可予

以支持。由此可见,我国现行婚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等,仅确定了父

母对子女有探视的权利。对孙辈无抚养事实的祖辈是否享有该权利,

并未作出明确规定,但也无禁止性规定。民法通则第七条规定,民事

活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在我国法律体系中,

婚姻法为特别法,民法通则为普通法。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规则,

法院在审理隔代探望权案件时,大多以婚姻法规定了行使探望权的主

体只能是“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隔代探望的诉讼请求无法律

依据为由,往往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探望权”在司法执行中尚需继续健全执行措施

在司法实践中,即使法院支持了探望权或隔代探望权的诉讼请求,

原告在实际履行该权利时,也会遇到诸多问题。如被告不配合,即使配合也会百般刁难。

对于这类案件的执行,也是一大难点。因执行标的既不是物也不

是行为,而是一项抽象的“亲情实施的权利”。民事诉讼法以及相关

执行的规范所规定的强制措施,如查封、扣押和代为履行均很难直接

适用。

笔者认为,在隔代探望权案件的执行过程中,首先要考虑“亲权

优于物权”。对被执行人,不可采用通常财产案件的执行方式,但可

考虑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相应限制。

现实生活中,失去子女的独居老人,对于孙辈有着强烈的精神寄

托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已经是对老人的致命性打击,

如果在处理“隔代探望权”的司法裁判中把握偏失,将加重对老人的

精神重压。因此,“隔代探望权”制度的完善符合社会善良风俗和我

国尊老爱幼的家庭传统美德。隔代探望能否成为一项法定权利,将直

接影响到我国婚姻家庭法律体系的建设。相关法律法规应随着社会的

进步、婚姻家庭关系的变迁而进行相应的修改,以适应时代的需要。

?